<del id="osh9t"></del>
  • <code id="osh9t"></code>
    <th id="osh9t"><video id="osh9t"></video></th>
    <tr id="osh9t"></tr>
  • <th id="osh9t"></th>

      1. <th id="osh9t"></th>
      2. <big id="osh9t"><nobr id="osh9t"></nobr></big>
          <code id="osh9t"></code><th id="osh9t"><video id="osh9t"><acronym id="osh9t"></acronym></video></th>

          分享到:
          鏈接已復制
          首頁> 中國教育>

          中國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建構的實體性基礎

          2023-08-04 14:27

          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鏈接已復制
          字體:

          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歸根結底是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不只是一個觀念更新的問題,而且是一項帶有客觀性和經驗性的總體實踐工程。尤其是對于社會學而言,無論是學科體系的建立,還是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都離不開對其學科實體性基礎的探求和追索。

          本文所言“社會學學科實體性基礎”,主要是指學科體系中那些作為社會單元實體而存在的宏觀、中觀及微觀等社會要素,如城市社會和鄉村社會便是作為宏觀意義上的實體性社會要素而存在的,社區、村落則是中觀意義上實體性社會要素的主要表征。與之相對應,便是學科體系中的城市社會學、農村社會學、社區研究、村落研究等社會學分支學科和研究對象。在這一意義上,建構中國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如果僅局限于基本的學科思想理論探討和研究方法設定,而不對其實體性社會要素展開研究,社會學學科便會因缺乏實體性知識體系的支撐而無法獲得真正意義上的發展。從歐美社會學早期發展演進的軌跡看,19世紀中葉歐陸社會學在其起源發生階段,主要是從理論上回答社會學作為一門學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古典社會學的三大流派分別從不同角度回應了學科研究對象、基本理論命題等學科發生的根本性問題,但并未在實體性學科領域加以展開。到了20世紀初期,隨著社會學傳到北美,才出現了學科化進展,其中最具核心意義的標志便是城市社會學和農村社會學的誕生,為建構社會學知識體系奠定了帶有覆蓋性、實體性的知識基礎,以此為契機,社會學學科獲得了大發展。19世紀末期以來,中國在引進西方社會學學科基本理論的同時,也開啟了學科本土化的進程。從社會學傳入中國初期至今,幾代社會學人深刻意識到,作為舶來品的西方社會學與中國城鄉社會間存在較為突出的隔膜,而力倡通過經驗研究加以破解與轉換,進而建立起自主知識體系的實體性基礎。

          首先,注意從城鄉實體性社會樣態出發,挖掘提煉中國本土社會的基本特質,不斷推進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建設。在社會學發展歷程中,城市社會學和農村社會學的誕生是學科知識體系演進過程中的重要事件。正是以此為載體,社會學研究者方可通過城市和鄉村這兩個實體性空間來拓展知識體系,增強社會學研究的客觀性和經驗性,并由此形成帶有主體性和實體性的知識體系。在社會學作為舶來品傳入中國的初期,包括吳文藻、費孝通在內的社會學家,努力通過對鄉土中國的實證研究,概括出“倫理本位”“差序格局”“郡縣社會”等學術命題,凸顯出中國社會學極強的本土性特色,形成了富有歷史影響的社區學派,使得中國社會學在建立初期便建立起建構自主性知識的實踐自覺。改革開放后,尤其是新世紀以來,社會學界展開了持續性的鄉村社會研究,形成了對“三農”問題的新理解,認為中國的鄉村問題,絕不僅僅是農業問題,同時也包括農村和農民問題,只有從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加以理解,才能真正解決鄉村問題。此外,從鄉土中國研究入手理解中國社會的路徑固然是一種具有歷史依據的現實選擇,但如果將其唯一化,也會導致認識上的偏執。如學者陳映芳較早意識到此種表述的局限,認為將既有的中國裁剪、過濾成“傳統的、鄉土的中國”的過程存在簡單化缺憾,在此種表述中,中國城鎮社會、城鄉關系的傳統以及傳統的城市秉性等被忽略。由此,不僅中國的傳統性被單性化,中國的城市特性也成了純粹的外來之物、無本之木。這既于我們的文化自覺無益,亦不利于對現實中國城鄉問題的把握,因此,對中國城市傳統的研究和挖掘也被納入研究議程。

          其次,由改革開放后中國新型城鄉關系創新實踐引出的內生發展理論。在社會學知識體系中,通過帶有實體性的城鄉社會發展經驗提煉概括出的發展理論至關重要。長期以來,西方針對發展中國家建構起來的是所謂“外發理論”,即通過將外部現代性因素引入鄉村,使其內部發生變動,進而獲得發展。這種典型的刺激反應、沖擊回應的理論分析模式,忽略了發展中國家內部的動力及發展活力。以城市化和城鎮化概念的理解界定為例?!俺擎偦备拍钭钤绯霈F于歐洲,由西班牙工程師塞達于1867年所著的《城鎮化基本原理》一書中提出。在此后的發展過程中,因歐美世界較少有“鎮”的層級設置,故其普遍使用城市化概念。而從20世紀晚期開始,中國提出了新型城鎮化概念,并演繹出富有中國特色的新型城鎮化道路。學界通過對城鎮化概念的闡發,努力實現中國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的創新,主要表現在:其一,強調縣域社會作為獨立發展單元的重要性。在中國歷史上,自秦漢時期便開始有縣鎮層級的設置,一直延續至今??h鎮不僅是一個行政區劃的單位,更是一個發展的實體性單元。正如學者王春光所言,縣域社會作為基層社會,具有完整的、獨立的形態和系統,可以有效連接個體、家庭、村落、鄉鎮與更宏觀的社會,兼具現代性、城市性和傳統性、鄉村性,具有傳承與發展的功能。其二,關于內發理論的構建和闡釋。在歐美的外發理論看來,工業化城市化背景下的鄉村是一個走向衰敗的空間,已不再具有發展的內生力。但改革開放背景下的中國社會學界基于鄉村發展的“中國經驗”,卻提煉出中國特色的“內發理論”。所謂內發型發展主要是指“適應于不同地域的生態體系,根植于地域居民的基本生活需要和地域的文化傳統,依據地域居民的共同合作,開創出發展方向和道路的一種創造性的事業”,日本內發理論的代表者鶴見和子承認,她所提出的內發理論,主要來源于費孝通的小城鎮理論。費孝通關于蘇南小城鎮的研究應被看成是中國的“內發型發展論”。他曾圍繞內發理論的典型“蘇南模式”展開研究,認為其特點在于村集體經濟發達、接受大城市輻射,政府主導、工農互補,離土不離鄉。后來又強調“內發”與“外發”相結合的特點。陸學藝在其1988年開始進行的“百村調查”中,將其第一本著作命名為《內發的村莊》,實際上也是通過“內發”概念闡釋,對處于急劇變化中的鄉村發展內生動力的生成做出一種理論概括,豐富了內發理論的知識譜系。

          最后,基于地域社會學研究而生發出來的社會學知識體系創新。伴隨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城鄉社會的界限逐漸呈現出模糊化的特征。與之相伴隨,城市社會學與農村社會學的研究分野也開始相互交錯融合。經歷了產業化、城市化沖擊波的社會已不能簡單地運用“城市—鄉村”的二分范式來加以解釋,這便提出了既包括城市,又包括農村,而又超乎其上的“地域社會”概念。地域社會學所關注的不是那種靜止的傳統地域社會,而是充滿了動態流動性和復雜重層的“地域空間”,圍繞著地域社會而展開的研究有助于形成具有自主性的學科知識概念及體系。其一,地域社會學密切關注城鄉融合的地域空間。19世紀末,英國城市學家霍華德曾提出其城鄉融合方案,認為“城市磁鐵和鄉村磁鐵都不能全面反映大自然的用心和意圖。人類社會和自然美景本應兼而有之。兩塊磁鐵必須合二為一”。而現實中城鄉間的融合點又首推城鄉結合部。在城鄉融合的進程中,城鄉結合部承載著特殊的功能。在歐美城市學家以往的研究中,城鄉結合部往往是作為城市的“陰影地帶”而存在的,是城市問題的淵藪。但從地域社會學研究視角審視中國快速城鎮化背景下的城鄉結合部,我們會發現,作為一種特殊的社會樣態,城鄉結合部的人口結構、空間結構、關系結構、階層結構、組織結構都與一般意義上的城鄉社會不同,具有鮮明特色,往往是作為最具發展活力的地域空間而存在的。由此,探究城鄉結合部的問題表象及活力源泉,成為我們理解問題的關鍵。其二,地域社會學強調地方性在發展中的作用,對地域空間內社會關系和社會結構變動展開研究。如學者王春光認為地方性比傳統性、鄉土性和鄉村性具有更強的靈活性、開放性,與現代性存在著更復雜、更具彈性、更兼容親和的關系,盡管也存在一定的張力。由地方性滋養出來的社會文化主體性成為推動縣域現代化發展和變遷的主導力量。從地方性中尋找社會文化主體性的培育可能,是中國更多縣域推動現代化建設可以借鑒的重要經驗。

          總之,談中國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必須注意分析兩個重要的背景。其一,要將此話題置于西學東漸的背景之下,從中學與西學的復雜互動中加以理解和展開。晚清時期,在嚴復等啟蒙思想家將西方社會學引入中國的過程中,曾試圖通過中國傳統思想中的“群”等重要概念來化解西方的社會學理論,借以彰顯中國社會學的自主性。新時代中國社會學研究者潛心觀察研究城鄉社會發展實踐,將中國社會學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自主性構建推向了新高度。其二,既要關注學科的理論性,又要扎根城鄉社會展開經驗實證研究,借以建立起學科的實體性基礎。中國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是一個涉及城鄉社會變遷、帶有極強總體性的實體性問題,我們在探討中國社會學自主知識體系建構的過程中,既要有思想理論的反思,更要有客觀性、實體性經驗研究的持續和深化,只有這樣,才能建構起具有自主性的社會學知識體系,進而實現當代中國社會學的理論自覺。

          《光明日報》(2023年08月04日 11版)

          作者:田毅鵬(吉林大學哲學社會學院教授,吉林大學鄉村振興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

          【責任編輯:曾瑞鑫】
          返回頂部
          free日本熟妇videos 看黄a大片日本真人视频直播 国产大尺度福利小视频在线观看 亚洲成a人一区二区

          <del id="osh9t"></del>
        1. <code id="osh9t"></code>
          <th id="osh9t"><video id="osh9t"></video></th>
          <tr id="osh9t"></tr>
        2. <th id="osh9t"></th>

            1. <th id="osh9t"></th>
            2. <big id="osh9t"><nobr id="osh9t"></nobr></big>
                <code id="osh9t"></code><th id="osh9t"><video id="osh9t"><acronym id="osh9t"></acronym></video></th>